TXT小說下載網 > 孔門學渣 > 第629章 吃飯也有禮儀

第629章 吃飯也有禮儀

    菜都是一樣的,只是分成幾個盆子盛著。

    孔子、樂歌、亓官氏、狼妹、微兒以及孩子們,在一個菜盆子內吃,是一個獨立的團隊。

    子路因為是今天才來,算是客人,所以也在這個團隊內吃菜。

    顏路、曾點、冉伯牛等人代課老師們,另外一個團隊。

    孔鯉因為害怕老爹,所以他沒有固定位置。有時他在老爹這邊吃菜,有時他又去顏路、曾點等人那邊吃菜。反正!他是機動師,哪里人少他就往哪里。

    大家都很自覺,不占著吃菜。孔子一家人這邊,人數基本上是固定的,孔子不在家吃飯就少一個人。

    而代課老師那邊,人員流動性很大。有時人多,有時人少。人多的時候,菜就不夠吃。人少的時候,菜又多。反正!亓官氏每天都是按照正常情況來做菜和飯量的。

    只有來了最尊貴的客人,亓官氏才另外開小灶,菜才與大家的菜不一樣。每每這個時候!孔子一般都是單獨接待客人。席位還是在客廳的席位上,但是!其他人就無緣參加了。

    以前閔世恭在這里的時候,閔世恭坐首席。

    以前的時候,樂歌都無緣參加。亓官氏、狼妹是女人,只能在一邊服侍,是不可能坐到席位上來的。

    每每這個時候!狼妹、亓官氏以及孔鯉等人,都只有跟代課老師一樣,靠邊站。

    在更早的以前!都不開席的!菜都不端到客廳來,就擺在廚房的案板上或者是灶臺的邊沿上,將就著吃飯。

    后來不是?代課老師多了,廚房太小了容不下才轉移到客廳的。

    這些代課老師大多是從學生中抽選出來的,所以!多少都有些敬畏孔子。能夠當代課老師,那真是的看得起你了!免了你的學費,還管飯吃,那是多好的事!

    要知道!這是亂世,能夠有飯吃,能夠活下去,都是幸運了。是不是?

    吃著吃著,子路就感覺出來了自己跟孔子、樂歌、師娘在一起吃飯,好像不應該。

    是啊!人家都在一邊吃飯,我?我怎么能夠跟先生在一起吃飯?

    想到這里!他端著碗往顏路、曾點那邊去了。往菜盆子邊一蹲,吃了起來。

    由于他才成年,又是獵戶,所以很能吃。那個吃相,很是不雅。

    顏路等人見子路過來了,一個個都從菜盆子內往碗里撥了一些菜,然后蹲到一邊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們干嘛?”子路頓時不理解了,朝著眾人傻里巴機看著。

    心想怎么?欺負人么?還是瞧不起人?

    還是?害怕我打你們?一個個都躲著我?

    孔子見子路那個老實人的樣子,不由地搖頭苦笑了一下。然后!朝著看過來的子路點點頭。

    “先生?”子路不解地問道。

    “你過來!你今天是第一次,你是客人。”樂歌見子路很尷尬,趕緊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我?”子路想說我不是覺得自己跟先生在一起吃飯不妥么?這才過來的。哪里想到他們躲著我?

    “平時這時吃飯呢!一般是分兩個菜盆子的。先生這邊一盆子,孔子一家人和我一家人在一起吃。他們呢!一般在另外一個菜盆子里吃!孔鯉!他是靈活機動的。有時在這邊,有時在那邊!哪里人少在哪邊。”

    孔鯉見提及他了,朝著子路看著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你今天才來,你是客人。所以!跟先生在一起吃飯也沒有什么不可?以后呢!先生這邊人少的時候,你一樣可以過來夾菜啊?大家都可以過來夾菜吃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問了?他們怎么躲著你呢?其實!他們沒有躲你。這不是?你蹲到菜盆子邊了,大家是為了方便你才讓開的!沒有別的意思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子路又應了一聲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就在這時!曾點忍不住小聲地偷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嘿嘿!”顏路聽了,也忍不住偷笑了起來。

    曾點和顏路兩人,都是學堂內的老人,時間最久。所以!他們更隨便一些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沒有他們兩人早,所以!都顯得拘謹一些。

    孔子本來不想說話,可見樂歌說了,也只得接著說了起來。

    借助生動的事例,調教起來也更能夠起作用。

    本來!他和閔世恭的原則是食不語、寢不言。

    吃飯的時候盡量不說話,一心吃飯。睡覺的時候就要睡覺,不要去議論什么事情,以免影響心情,影響睡覺質量。有什么事不能放到明天去解決呢?晚上議論、討論又有什么用呢?

    “周禮上講吃飯的時候是不能大聲說話的,有什么話,等吃過了再說!睡覺的時候!一般不再議論什么事,以免影響睡覺。但是!在現實生活中,也不是絕對的!不要一概而論!

    比如說!吃飯的講究!在天子、君王那邊,是有不同地講究,菜品的數量是更豐富一些。周禮上是有嚴格的規定,天子菜品有哪些?不能多,也不能少。

    君王的菜品也是有規定的,不能超過天子的標準。但是!現在這個社會,天子那邊很節儉,而君王這邊卻是越來越奢侈了。

    不說這些!就說現在!

    按照周禮規定!我們是要有席位的。可現實呢!我們沒有席位!我們是先生嘛!哪里能這樣吃飯的?是不是?我們是先生,就要斯斯文文。是不是?”

    見孔子說話了,大家都停住了吃飯,朝著先生看著,認真地聽著。

    自從閔世恭走了之后,孔子就是正兒八經的先生了。閔世恭在的時候,他是坐首席的,坐現在孔子坐的席位。孔子尊他為師,跟他學禮,自然是要把他放在首席位置上。

    “周禮上的規定,都是一個大概的標準,也不是絕對的標準。不是千篇一律的,而只是一個框框。只要我們不逾越這個框框,在大概的規定范圍內,都是可以的!

    比如說!我們吃飯的場面。我們要是按照周禮的規定,按照先生的標準來吃飯,那?我們這飯還沒有法子吃了?達不到先生吃飯的標準,這飯我不吃了,你們這是不把我當先生看啊?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嘿嘿!”曾點、顏路等人聽了,都偷笑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不給我擺個案幾,不給我一個席位,不把我當先生我就不吃飯!甚至!這書我不教了!”孔子很認真地說道。

    掃了大家一眼后,孔子接著說道“在我的學堂里,哪里有那么多案幾?哪里有那么寬敞的地方擺放案幾?要是那么講究,那么!這飯就吃不成了!所以!我們只要在大概的范圍內,都不算逾越!往低的標準是可以的,往高的標準,那就過分了。是不是?”

    。

2015年七乐彩走势图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