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XT小說下載網 > 禁區獵人 > 第二百七十六章 施加恥辱

第二百七十六章 施加恥辱

    塔什干的這天深夜,林朔入住的總統套房很熱鬧。

    林朔睡得這間,其實還行,這里兩個臥室,林朔睡其中一個。

    另一個臥室,睡得是A

    e和狄蘭,那兒就翻天了。

    這倆美女昨天還勢同水火,今兒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,好得跟一個人似的。

    倆姑娘先是趴在床上,互相咬耳朵,說些悄悄話。

    聊著聊著,話題越來越露骨,直奔明兒個洞房怎么辦這個話題了。

    兩個女子面紅耳赤,心撲通撲通跳著,可也奇怪了,越害羞,還越想聊。

    慢慢地,聊已經不過癮,還比劃上了。

    臉蛋是越說越紅,膽子是越比劃越大。

    到時候你在哪兒我在哪兒,你怎么辦我怎么辦,兩個人不能各自為戰,就跟狩獵似的,要打出配合。

    不太會,沒事兒,先練習一下。

    拿誰練手呢,彼此先試試。

    很快比劃也不過癮,動上手了。

    這一動手,出事兒了。

    A

    e看著狄蘭,狄蘭看著A

    e,兩張俏臉彼此四目相對,愣住了。

    這倆女子一直認為自己取向很正常,容一個同性在一張床上,只不過是為了自家男人,不去計較而已。

    這一試,情況不太對。

    “奇怪了,我挺有感覺的,姐姐你呢?”狄蘭問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有啊。”A

    e輕聲回道。

    “那這樣的話,我們要不要林朔參與,好像也不那么重要了吧?”狄蘭問道。

    “誰說不是呢?”A

    e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“那你跟林朔說去,這婚不結了?”狄蘭笑道,“咱們倆在一塊兒就好了嘛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跟他說吧。”A

    e點頭道,“你膽子大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啊,他主要是娶你啊,你去說。”狄蘭一本正經地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一起去唄。”A

    e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,走。”

    兩個美女下床各自整理了一下衣服,這就殺向了林朔的房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朔這會兒正在自己的房間里,背對著門口,拿著手機打電話。

    A

    e和狄蘭走到林朔房間門口,一看林朔正在打電話,腳步就止住了。

    兩人本來就是鬧著玩的,一看林朔正在電話里說事兒,倆姑娘彼此對視了一眼,同時在唇邊做了個噤聲的手勢,在門外安靜地等著。

    只聽林朔對著電話說道:

    “春叔,茅大海他們還好嗎?”

    “好是吧,那就好,跟您說件事兒,我明天要結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覺得事情很突然,但已經這樣了。”

    “沒錯,買賣的事情,一時權宜。”

    “春叔,這樣,要是這趟買賣我們能回來,江南錢塘我要補上儀式,排場一定要大,你多費心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回不來,到時候在我的靈牌兩邊,你千萬記得,要再立兩個牌位。”

    “左邊那個牌位,名字叫蘇念秋,右邊那個牌位,名字叫狄蘭。她們倆的生辰日子你記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對,是兩個夫人,都要記入我林家族譜。”

    “好,再見。”

    打完這通電話,林朔轉過身來,看到門外的兩個女子,愣了一下,問道:“你們找我有事兒?”

    “哦!”狄蘭清了清嗓子,一指身邊的A

    e說道,“姐姐說呀,她不想跟你成親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!”A

    e一跺腳,“林朔,不是我說的,是狄蘭說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,這樣啊。”林朔點點頭,“都不想了是嗎,那行,我再打個電話。”

    “別別別!”兩個女子趕緊跑上來,一左一右挽上了林朔的胳膊。

    A

    e笑道:“我們倆起哄架秧子呢,架到那兒了,鬧著玩的。”

    狄蘭則咬上了林朔的耳朵:“我跟你說啊,我發現了,姐姐全身都很敏感,我摸她她都會起反應,她身上最敏感的部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狄蘭!”A

    e急了,“你怎么能出賣我呢?”

    一言不合,這兩女的就打起來了。

    倒不是真打,而是A

    e一下子把狄蘭推到在床上,狄蘭也一把將A

    e拽到,兩個女人在林朔的床上打鬧在一起。

    林朔在床邊是直搖頭,輕聲嘀咕道:“按規矩,這結婚前頭一晚,咱是不能見面呢,要不你們倆回自己房鬧去?”

    沒人聽他的,兩個絕世美女在床上打得不亦樂乎。

    到底是身上有能耐的,鬧著鬧著,不知不覺,章法就來了。

    十字鎖、擒拿、反關節技、柔術,身上的路數那是五花八門,一招接一招令人眼花繚亂。

    林朔看得出來,在力量上狄蘭占優勢,可她還真降不住A

    e。

    因為一旦貼了身,A

    e全身上下就跟沒了骨頭似的,在常人身上能一招定勝負的摔法絕招,她一下就滑出去了,然后就跟一條美女蛇一樣,繼續纏了上來。

    而在貼身格斗的技巧上,明顯A

    e造詣更高,一旦被她纏上,狄蘭四肢關節很快就會被鎖住。

    可狄蘭一是身體柔韌性遠超常人,二是力量更大,能慢慢掙脫。

    本來兩人是玩鬧,結果不知不覺招法路數一出來,勝負心就上來了。

    兩人逐漸地使出了全身解數,以這張一米八大床作為擂臺,在那兒躺著開始纏斗。

    前后十來分鐘,全身上下香汗淋漓。

    都是九寸以上能耐,不用各自的殺招,僅用門外的格斗技巧較量,兩人身體當然沒事,可衣服經不起這么折騰。

    這兒撕一口子,那兒掉下去塊布料,慢慢地,兩人身上的遮蓋物是越來越少。

    林朔原本怕回頭小八找不到自己,這間房窗簾是拉開的。

    這會兒他趕緊把窗簾拉上了。

    嘆了口氣,林朔坐下身來,點根煙慢慢抽著,觀戰。

    床上的事兒,不管。

    這還沒結婚呢,自己要是管,也得參與進去,那就不像話了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看出來了,這兩人,這么玩誰也奈何不了誰,出不了事兒。

    一根煙抽完,倆女的力氣也差不多耗盡了,都仰躺在床上,小口微張,呼哧呼哧喘著。

    門外響起一陣腳步聲,魏行山“咣”地一下就把門推開了。

    一看屋里這景象,林朔在床邊坐著,倆女的躺在床上喘氣,身上還衣衫不整。

    這漢子趕緊把身子轉過去了,嘴里說道:“嚯,就這一晚上都等不及啊?”

    林朔翻了翻白眼,他知道魏行山這么急匆匆地進來,肯定是有事兒。

    可這小子一有急事就不敲門的習慣,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改。

    林朔又看了看床上筋疲力盡的兩個女子,兩個女子也正看著他。

    這兩人身上的衣服已經撕爛了,無論坐起來還是站起來,肯定走光,魏行山就在門口呢,所以這兩人這會兒紅著臉、喘著氣,不敢動彈。

    林朔從腳邊撿起被兩人踹下來的被子,先給倆姑娘蓋上,這才站起身來:“出去說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朔和魏行山來到客廳,坐下身來,魏行山先道歉: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不是故意的。沒事兒啊,我什么都沒看見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來我這兒記得敲門。”林朔白了他一眼,“說事兒。”

    “哦,這么回事兒。”魏行山苦著臉說道,“教堂啊,租不到。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兄弟,你是一下子娶倆媳婦兒啊,人家神父不干啊!”魏行山說道,“天主教,一夫一妻永不離異,這是大原則。”

    “那清真寺呢?”林朔問道。

    “清真寺這方面倒是行,那邊只是提倡一夫一妻,允許有限制的多妻。”魏行山說道,“可清真寺不對外攬這種活兒啊,你們仨得是教徒才行啊,要不你們入個教?”

    “那不行,獵門中人,不入其他宗教。”林朔直搖頭,“再說了,我是獵門魁首,入別的教,像話嗎?”

    “這倒也是。”魏行山點點頭,然后問道,“那你說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行了,別麻煩了。”林朔想了想說道,“山盟海誓,這兒沒海,海誓沒條件。

    而我們獵門中人,自古以來都是在山里討生活的。明天我們去外面找座山,蒼天為證日月為鑒,來個‘山盟之約’吧。

    山盟之后即刻成親,也別要什么神父了,你魏行山,就是我們的證婚人。”

    “行。”魏行山說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與此同時,在美國長島的地下基地里面,正在訓練的苗成云,瘋了。

    “老頭子,你說什么?你再說一遍?”小伙子眼珠子瞪得滾圓,上面布滿了血絲。

    這是苗成云這輩子第一次,對苗光啟瞪眼。

    “念秋,明天要嫁給林朔了。”苗光啟神情很平靜,“這孩子是我閨女,同時也是你妹妹,我讓你連夜跟我去趟東亞,出席明天他們的婚禮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苗成云整個人就跟被點著的**桶似的,炸了。

    一肚子邪火無處發泄,他開始砸東西。

    叮咣五四,這座地下基地里但凡被他看到的東西,砸了個遍。

    苗光啟也不心疼,看著他砸。

    等到苗成云砸累了,癱坐在地上喘著粗氣,苗光啟這才慢慢走過去。

    面對著癱坐的苗成云,苗光啟盤腿坐了下來,看著自己的兒子,說道

    “你是我兒子,而且因為我生兒子手段特殊,所以在基因上,我們是完全一樣的,天賦也是如此,可你知道為什么,你跟我差這么多嗎?”

    苗成云抬起頭,淚流滿面地說道:“可我不在乎這個啊,我不想成為你啊。”

    “對,你不想成為我,我也不想讓你變成我。我有我的使命,你有你的使命,我們不一樣。”苗光啟說道,“可是你在能耐上,差得太多了,這樣你就無法承擔起你應有的使命。

    你可以不成為我,但至少,你以后要跟我變得一樣強,這點你同意嗎?”

    苗成云抹了抹眼淚,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這世上最好的老師,有兩個。”苗光啟說道,“一個叫**好,另一個叫做恥辱。

    我苗光啟倒退三十年,也是一個跟你一樣的廢物。

    知道我為什么現在變得這么強嗎?

    恥辱。

    我當時倒在林樂山腳下,倒在心愛的女人面前,站不起來。

    那一刻的恥辱感,直到今天,依然鞭策著我。

    這份恥辱,現在我要施加給你。

    所以你要跟我一起,去參加林朔和念秋的婚禮。

    我要讓你牢牢記住,他們倆在婚禮上每一個畫面,林朔如何高興,念秋怎樣幸福。

    甚至他們臉上的每一個表情,你都要記住。

    而他們之后會做什么事情,會怎樣一起生活,你可以去想象。

    可你只能看,只能想,不能動手。

    因為我會制止你,而我也制止得了你,因為我比你強得多。

    而我之所以比你強,因為這種痛苦,我早在三十年前,就經歷過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頭子。”苗成云眼皮抖動,恨聲說道,“你這么折磨我,就不怕哪天比你強了,殺了你嗎?”

    “要真是這樣,這對我來說,也不失為一個好的結局。”苗光啟淡淡一笑,站起來說道,“好了,去洗個澡,換身帥氣的衣服,這是你妹妹的婚禮,不準給我丟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
2015年七乐彩走势图表